原创

2012冬-我想和生活谈谈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,遵循 CC 4.0 BY-SA 版权协议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。
本文链接:https://fangzhang.blog.csdn.net/article/details/101595670

2012这一年国家发生了很多大事,世界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,我也从一件一件的琐事中走到了现在。

我还记得这一年我是刷着林书豪的疯狂的数据来到了学校,小宇宙的爆发让林一下子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,每个人都期待着于平凡中瞩目,并为之默默的奋斗。有的人成功了,有的人放弃了,有的人忘记了。这一切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是怎样,我们都不知道。

情感

现在关于2012上半年的记忆,清晰的画面已经很少很少了,所以说人的记忆靠不住的,随时备个记事本,才是王道。但是故事终究应当有点起伏的,是的,我的脑中还存在个挥之不去的画面。去杭州春游时,下车时看到的那个背影,她的身形我已记不清了,但是她那个红色格子衫的背影却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,那一刻,心跳了,高频波的那种。古人云:喜欢的人常有,心动的瞬间难寻。

学习

上半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,花了2周的时间写SRT申请报告,那是呕心沥血的两个礼拜,结果却只是凑合着。不过却收获了另外二个好基友,一个内心单纯,爱好妹子。江湖人称流氓。一个风骚无比(实在想不出其他词了)。都是聊天吹牛,畅谈风月的好人选。所以说,生活总是这么奇妙,你苦苦追求的不一定能得到,但是也总是会有意外的收获,所以活着就是一种胜利,尝试就成功了一半。

暑期始终是那么期待的,尤其到了大学了,虽然平时过的也和假期一样时,但是像暑期这种一休就是几个礼拜的假期,总是让人会有很多的幻想。这个暑假的生活是我至今过的最惬意的。继承了老爸的自由精神的我,对受人管制有着莫名的反感。虽然现在年纪不大,但是对自己生活、时间的安排却一直是自己独断端行。暑假每天早上规律的起床,然后写写代码,睡个大大的午觉,继续调试代码,回寝室,水会各大社交、论坛。日子过得真叫舒服,当然除了暑期结束后的将军肚。

当然这期间也发生了让我感动的一件事,我记得那天天很热,晚上也很热,怪头忽然打来电话,我以为他是和我交流msp430的,但是他却说了一句让我很惊异的话:生日快乐啊!那个刻,世界仿佛安静了,我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。那个每天揣着小耙吃不完堆满整个抽屉,和我隔三差五就吵架的怪头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个温文尔雅的人面书生。我太感动了,20年来,除了老妈知道我的生日,好像就没人知道过。今天怪头记得我生日了,那一刻,我决定了,以后我要和怪头做一辈子的好基友。那一天,我很感动,也就不忍心告诉他那一天其实不是我生日,我是从来不会把生日这么重要的信息放在社交网站上的。后来我的情绪渐渐平复了,我们就又聊了会msp430,给彼此打打气。

到了大三,发生了很多变化,让我有些应付不过来了,这也是我一直不明白的,喜欢刺激,冒险,挑战的我为什么不能适应生活中的变化。这些变化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我失眠了一个月,每天晚上无论什么时候上床,都睡不着,那个月都是凌晨3、4点才能睡过去。我想找人聊聊,可是我不知道聊些什么,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让我极其郁闷,无法排解的事。我很无助,没有人可以帮到我,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改变。后来我怀疑得了抑郁症,当我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我是相当的激动的,我在想我平淡的生活终于要泛起波澜了,我平坦的人生终于要遇到挫折了。我甚至在想得了抑郁症后,哪里会是我的突破点的,我感觉我现在的生活无处爆发啊,所以后来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我就开始幻想我是怎么爆发的。我也渐渐忘了失眠这件事,我把他当成了件理所当然的事了。虽然失眠还在继续,可是心情却没那么糟了。意外的事发生了,国庆放假,我回家了。回来的时候,我晚上睡得着了。在家和学校一样吃饭、睡觉,什么重大的事都没发生,但故事却发生了转折,我终究是没等来抑郁症,和那随之而来的重大改变,我还是原来的那样。什么都没变。

社团

大三的变化很大,首要的是离开了科协。其实我很早就想写写科协和我,大一的时候想写,大二的时候也想写,但是始终下不了笔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说不出来的奇妙。

我记得我还在509的时候,那天傍晚,我在寝室发呆呆,忽然楼道里想起了叫声,‘面试去‘,我就随口问了下精子,

‘什么面试‘

‘科协的‘

‘干什么的‘

‘你自己看‘

然后我就拿到了科协的报名表,反面是科协的介绍,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想去了。深深的那种,不是想去学生会试试的那种感觉。然后我看到了下面的面试时间------今晚。我立马拿了报名表奔网吧去了。

科技协会对于刚入大学的孩子听着还是蛮唬人的。
我上网搜了下大学科技协会面试题,然后在网吧里准备了几十分钟,那时候我看到部门介绍,7个部门,名字都能唬住我,学术交流部,科技培训部,要求都这么高,我一刚出村的孩子哪里懂那么多啊,怎么让人家录取我啊。后来我就找到了组织部,现在听到还能让我热血沸腾的组织部。后来我如愿来到了科协,到了大二我才知道科协每年招新会有四轮的宣传,而我当时全都给错过了。但最后的最后却意外的赶上了。

任何社团都是有着一批牛人的前辈,科协也不例外,而且还格外的多。只可惜我没能学到一丁半点。那些不熟悉的大神于我如同束之阁楼的珍宝,是一笔财富,我却永远得不到。科协里对我影响最大前辈有四个,纯姐,朱哥,吴建军,老毕。他们都有让我接受不了的缺点。优点给与了我很大的帮助。纯姐,朱哥是我大学的引路人,那时候我懵懂未知,野性不改。时常干些出格的事,纯姐,朱哥,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做。我很感谢他们的那份包容,尤其是在我做了部长以后,我更是深有体会。至少我是无法做到他们那样的。他们只是在鼓励我,去尝试;他们只是在做,用实际行动告诉我,时间是不容挥霍的。吴建军是我大一时就知道的,那时候我挺钦佩这个学长的,看起来其貌不扬,却是能爆发的那种。我很欣赏他的性格,很喜欢和他交流,说不上为什么,所以我嘴上叫他军哥,心里叫他吴建军。我特别喜欢和他辩论,他总是能给我带来思维上的碰撞,思想上的冲击。虽然最后我们可能都不会改变彼此的想法,但是我很享受那种过程。老毕是那种大众学长的形象,为人很好,对学弟学妹尤其好。但是他给我的不是这些,而是他对科协的那份付出,那份深情。

组织部的干事们,曾经你们是那么的让我头疼,无奈,心烦。但现在你们却让我感到自豪,你们的团结,你们的真诚让我很受用。

我一直还是那个原则:用心做好社团里的事,不要在乎那些虚名。

学习上,我没能帮助你们什么。科研上也未能给你们树立个榜样。生活上,搞得你们都失恋,至今单身着。让我很惭愧、我会时常反省,也希望你们能够时常提点我。

离开科协的那天,我洗个头,然后去了。可能是刚洗完头,眼睛有些湿润,sherry就说我哭了,那时候挺惊诧的,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会哭呢。没什么特别的啊,但是当会议结束,看着一波一波的人离开了,教室里渐渐空荡的时候,我心里忽然一阵堵,喉咙里仿佛有什么卡住了。然后眼泪就下来了。在科协的一幕幕又都清晰可见了。那些人,那些事,两年的时光在那一刻凝结住了。最后结成了冰,冻住了。

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当我看到润泽园广场的循迹小车,海报栏的培训时,心里总是会咯吱一下。然后会刻意的回避这些。因为新的生活总是要继续的,和过去总要说拜拜的。当今天,几个月过去了,我也从当初的情绪化变得冷静了,我写下了这些文字。

2012这一年,国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,我也经历着很多平凡的小事,走过来了。
最后祝愿大家活过2013

文章最后发布于: 2019-09-28 08:58:58

没有更多推荐了,返回首页

©️2019 CSDN 皮肤主题: Age of Ai 设计师: meimeiellie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扫一扫,手机浏览